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Florence | 16th Aug 2007, 03:41 AM | 心情記事 | (851 Reads)

個兒在旺角吃晚飯。坐在對面的女生跟一旁的朋友嚷著:「你知唔知呀,份工要識Cantonese ManD拿呀!」

 

全桌靜默。她有點失望:「是DiorSales assistant呀,要識廣東話和普通話,居然無話要識英文喎!」

 

大伙兒開始討論Sales行情。女生熱切向身旁的男性朋友建議:「不如去Hysteric做吧!不行不行,他們只請女sales的。」

 男生自言自語:「做sales也好,企下之嘛,就有8000幾蚊。」我心想,報館記者起薪點,都是85009000元罷了。 

不諳零售業行情,我低頭不語,隨手把一片牛肉塞進嘴裏,卻無法咬開。幹麼這碗雲南桂林過橋米線如此難吃?
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 (閱讀全文)

Florence | 1st Aug 2007, 17:25 PM | 採訪點滴 | (2084 Reads)
皇后碼頭清場倒數,晚上半公半私走了一趟,碰上久違的朋友,以及一張張年青的,理想而堅毅的臉。

揹著橙色環保袋的朱凱迪,瘦削了,沉著了。不知怎的,想起他的純粹和熱血,竟有點感動。

第一句便忍不住叫他,吃飯沒有,要吃飽一點啊。可憐他匆匆拿著半碟美心燒味飯,忙著吃又忙著商討如何應付清場。

大家也擔心清場時,他們不小心從碼頭上蓋掉到海裏。「最緊要安全呀!」我這個閒人,簡直像阿媽般囉唆了。

清場是必然現實,然而,本土行動保衛皇后碼頭,最少已令政府日後在規劃上,考慮多一點民意,灣仔街市衙前圍村有望多點「保育」。

這晚,朱凱迪說了一個皇后碼頭故事:他們一夥守衛碼頭的,要輪流待在碼頭頂,視察形勢,慎防突襲。大熱天時,這可是一件苦差,被選中的人們,就叫做「俄羅斯小組」。這晚,沒有「俄羅斯小組」了,只有「俄羅斯大組」,看守的,是場內各位。

我想,俄羅斯大組的精神,不會隨著清場而熄滅,將來要就城市規劃和保育,監察和發聲的機會還多著呢!